大疆进军机器人!是野心还是无奈?

【字体选择: 】 (2020/9/14 15:44:42) 摘自:

    核心提示:9月10日,大疆教育正式推出全栈式教育解决方案——大疆教育平台。该平台深度整合大疆教育已经推出的RoboMaster EP、RoboMaster TT等产品,将硬件、课程等数字化、平台化,致力于为全国科技教师提供完善的人工智能与科创实践教育解决方案。
网曝大疆拟香港上市,同日突遭美国碰瓷!   此外,教育平台内置编程调试模拟器,可通过模拟器完成多种机器人真实物理模拟,教师教学效率将得到极大提升。针对场景化教学,大疆教育推出了AI场景化解决方案,基于真实世界场景,将实际问题抽象成更具有趣味性的项目式任务。解决方案包含能够轻松搭建的硬件场地包,以及适配不同难度的多语言课程。   那么,作为无人机行业龙头的大疆,为何转移重心布局教育机器人?   估值下滑,困局显现   大疆成立于2006年,是全球消费级无人机的领头羊,据《2018-2023 年中国无人机行业市场需求预测及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显示,2013-2017年,大疆销售收入不断增加,呈现每年约一倍的增速。2013年,大疆销售收入为8.3亿元,2014年销售额实现近4倍的增长,达到30.7亿元。2015-2017年,大疆营收分别为59.8亿元、97.8亿元、175.7亿元,增速维持在60%以上。   同时,根据多家机构预计,2018年大疆将实现90%以上的同比增长率,销售额或达到300多亿元,依旧保持在消费级市场的优势地位。然而这一数字最终没有得到官方验证。从2018年开始,大疆的经营数据成为了秘而不宣的行业秘密。根据早前界面新闻的报道,大疆在2018年、2019年营收情况均实现增长,年营收已经突破200亿人民币。   大疆CEO汪滔也曾在2016年中国企业家杂志采访中提出,无人机市场即将接近饱和,大疆的收入达到200亿元就见顶了,但这个收入很难撑起大疆100亿美元的估值。由此可见,大疆目前已经升到了汪涛曾预期的天花板。   大疆虽然营收增长,估值却正在下滑。据投资者称,根据二级市场的交易价格,大疆创新科技的估值自2019年6月、2018年4月融资时的水平分别下降10%至68.4亿美元、145亿美元。   然而早早预见增长天花板的大疆却似乎抽身乏力。“一招鲜、吃遍天”的好处自然是在细分市场做到极致,成为龙头;但是另一方面,行业波动、经营变局都很有可能最大程度的影响企业的成长。   首先令大疆陷入困境的就是消费级无人机的市场规模困局。   根据IDC在2018年的预测,全球消费者和企业无人机的市场规模为90亿美元,预计未来5年的年均增长率约为30%,按照这个速度计算,到2023年,无人机市场的整体规模仅约为334.1亿美元。   然而,Gartner的预测更为悲观,他们认为,2020年全球无人机市场规模将达到112亿美元,而这其中起码有五成以上的规模属于行业级无人机。   与此同时,大疆表示:大疆80%商品的销售发生在线下,大疆无人机通常应用于影视、旅游、户外等场景,现在大家不出门逛街也不去旅游了”。由此可见,大疆受到的冲击显而易见。”   在最近的一次公开露面中,汪涛表示:“大疆在国内的销售已恢复到疫情前的70%,但海外销售影响较大,问题主要在供应链和销售端,海外供应商存在较大断供风险,疫情下运输成本高涨。这种影响将在第二季度体现出来。   根据大疆曾披露的信息,大疆的海外业务占比不低于业务总量的80%。在疫情的持续发酵下,海外业务受损程度不言而喻。而作为大疆最为重要的北美市场,除了疫情的影响,还叠加了中美关系的不确定性展望。虽然大疆在北美市场已经多次被针对,但这并不能证明大疆每次都能渡过难关。
布局教育领域的背后   此次大疆教育平台配备了全新网页端 Rogram 编程学习工具,可连接并对多种大疆机器人产品进行图形化或 Python 编程。内置的编程模拟器提供了多种机器人真实物理模拟,模拟环境下的机器人继承了真实硬件的通信、电调、视觉识别、运动控制等多种功能逻辑,可真实还原机械的关节组合、摩擦阻力、运动惯性、刚体碰撞等物理特性。   在模拟器中可以选择 “基础训练场地”、“RoboMaster 2020机甲大师青少年挑战赛”以及“AI场景-智慧交通”等多种应用场景中进行仿真调试。编程模拟器为教学课程与现实教学实践提供了过渡环境,学生在模拟器中调试的程序可直接连接真机进行验证,模拟场景和现实场景可进行无缝切换,机器人学习效率将进一步提升。   作为一家全球无人机领域的硬核企业,大疆教育机器人的涌入与走红,也让更多目光停留在教育机器人身上。   大疆之外,行业更多力量也在涌入这一市场,优必选、商汤科技、小米、科大讯飞、工匠社、乐森机器人等等纷纷推出具有教育属性的机器人产品。   据大疆方面介绍,在中国,工程和机器人教育还处于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尤其是基础教育阶段积累尤为薄弱,与国际上已经发展得风生水起的机器人教育生态相比,国内相关专业的学生拥有的选择并不多。   对此,谢阗地说,大疆是一家想做基础设施的公司。他以自动驾驶举例称,“目前全球会做自动驾驶的工程师只有2000-3000人,如果达到200万-300万人,路上早都是自动驾驶汽车了。”   他说,大疆最核心长远的目标,即是工程师受尊重、各行业智能化自动化最大化,由此大疆的核心价值就能体现,“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卖系统,而非卖产品。”   然而与行业涌入端的火热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教育机器人在C端市场的表现相当清冷。   需要明确的是,本文讨论的教育机器人是具备一定编程能力和可扩展性,能够让青少年进行一些AI教育和编程实践的产品,故儿童故事机类产品不在讨论范围内。   以淘宝平台为例,搜索教育机器人的相关产品,月销量大多在几十台到上百台之间,相比智能音箱、儿童故事机的销量,可谓少之又少。   从手握众多流量的小米天猫官方商城来看,一款售价499元的米兔积木机器人月销不足500台,以此估算,一年的销量约在5000台左右。小米尚且如此,整个线上教育机器人市场可想而知。   不仅线上如此,教育机器人在线下市场也并不乐观。   一位知名渠道分销商负责人向机器之心透露:“从代理商的角度来讲,我们并不太愿意卖这类产品。”   原因是机器人的技术门槛,也意味着行业销售门槛。由于它是一个新兴品类,消费者的认知度往往不高,甚至渠道员工都不了解,这就要花费精力对渠道进行培训,并带来新的成本。   另一方面,线下零售店面往往空间有限,假如只有50个点位,渠道往往选择最容易销售、最赚钱的产品。   “相比卖机器人,零售店面更愿意卖手机,卖苹果手机、华为手机销量多快呀,大家等着要,但机器人技术含量太高了,卖的过程中店员既要懂,还要会卖,卖一个太费劲了”,他解释道。   他还透露,部门曾深刻讨论过教育机器人市场,最后决定不考虑代理此类产品。用户认知度低,销售门槛高,复购率底等都阻碍了渠道商的选择,“教育机构可能更适合销售它们,还能跟自己的课程结合”,随即他把目光抛向了教育端市场。   谈及销量清冷的原因,除了市场初期,用户认知度不足,价格较贵等因素,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产品性能与教育属性不足。一位业内人士表示,“C端市场的大部分产品玩具属性更多,即使是大疆的产品很优秀,但如何将娱乐竞技属性和教学属性融合,如何完善教学体系也是一个问题。”   大疆教育机器人一炮而红的背后,教育机器人在C端的赛道才刚刚开始。   蓝海显现,“洗牌”将至   据产业研究咨询平台前瞻网(下简称前瞻)的报告,全球2018年全球教育机器人市场规模约为9.55亿美元,近5年全球教育机器人市场规模增速始终保持在14%以上。而教育机器人市场在中国国内的发展则更快。   2018年中国国内教育机器人市场规模约为7.5亿元人民币,较上年增长29.53%,近5年来,中国国内教育机器人市场始终保持20%以上增速快速增长。预计2019年,国内教育机器人市场规模将会达到8.9亿元,2024年将会突破22亿元。   前瞻的报告表示,国内教育机器人市场发展迅猛的原因首先是学生基数庞大:预计2027年我国小学在校学生将达到最大值约1亿人,大大增加教育机器人面对的市场基数。此外叠加政策大力扶持人工智能中小学落地化,大力推广建立人工智能实验室、编程实验室及推广比赛,使教育机器人需求激增。   除了政策推动学校等公立机构对教育机器人需求激增之外,线下教育培训机构以及家庭自身对教育机器人的需求也是推动教育机器人行业发展的重要因素。2018年,我国K12教育线下培训市场规模约为4520亿元。   不过艾媒咨询CEO张毅向记者表示,目前教育机器人和机器人教育行业面临“虚火”,很多机构都是打折机器人教育的旗帜直奔家长的“钱袋子”,机器人教育仍不够不规范,行业很可能面临一次“洗牌”。  

本信息仅供您参考,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部分内容摘自互联网,如果给您造成不便,请与我们联系。

热点资讯